AOPA審定海南無人機培訓中心

        在線咨詢
        微信

        微信掃一掃

        長按二維碼關注微信加好友

        上班時間:周一至周五 上午9:00-12:30 下午13:30-17:30 (座機可接)

        ofo要黃了?共享無人機似乎也出了問題

        發布時間:2018-12-20 14:40
        作者:陳靜
        來源:宇辰網

                  12月17日,北京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上千名ofo用戶排起了長隊退押金,隊伍從互聯網金融中心延伸至中關村大街邊,長約百米。17日晚8點多,ofo緊急發布最新退押金政策公告:無論選擇線上還是現場,都將按申請順序退款。

                  ofo在今年也遇到了媒體“爆炸式”的報道:倒閉傳聞、押金難退、拖欠供應商巨額貸款的負面消息源源不斷。距離摩拜套現15億離場剛剛8個月,距離各類共享產品的爆發也不過一年,另一大巨頭卻要走向隕落。

                  在我國,共享單車風靡一時。而在短短40天就獲得11筆總共約12億元人民幣融資的共享充電寶,更是被稱為“死的最快的共享產品”。共享雨傘、共享籃球等等更是輕輕地進場,又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沒有激起什么水花。

                  無人機行業里,也一直沒有放棄對“共享”的探索。曾有業內人士提出,消費者不購買無人機,并不代表不愿租用無人機,共享無人機或許有不錯的市場前景。

        早在2016年,國內就有無人機共享平臺開始內測;2017年植保領域陸續推出了農田管家、嗨森平臺、廣東省珠海流動式共享農用無人機服務站等不同平臺;像自行車共享模式一樣,手機掃一掃,植保飛手就可以把無人機帶回家。

        農田管家平臺/圖 來源網絡

                  北京農田管家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農田管家平臺,在宣傳中稱自己為“不一樣的‘滴滴打藥’”。作為飛防服務平臺,農田管家連接飛手及農戶。為飛手提供海量訂單、真實土地信息、無人機技術和維保支持。為農戶找到專業、靠譜的飛防隊,解放農民的雙手,增加土地收成。

        嗨森共享農業植保/圖 來源網絡

                   嗨森共享農業植保以“共享植保、人機分離、飛手本地化、快速服務”的理念收獲了一波關注度?!班松墓蚕碇脖o人機模式,能夠解決植保無人機使用效率低,回收成本慢的痛點,讓合作伙伴輕資產化,同時也降低了農民的使用門檻及成本?!毕嚓P人士介紹。

                  而廣東省推出的流動式共享農用無人機的模式似乎另辟蹊徑。2017年末,廣東曾提出2018年會在省內部分農場、農創園以及有條件的田間地頭正式推廣流動式共享農用無人機服務站。服務站里有20公斤大載荷多功能農用無人機、充電系統、太陽能系統、農藥調配機、化肥混料機、原料倉、作業補給車、管理系統等一站式全套設備。

                 與植保領域熱鬧的“共享”不同的是,工業級無人機方面只有測繪領域出現了一款共享產品——“拿去飛”。

        泰一科技”拿去飛“平臺無人機租賃費用/圖 來源網絡

        “拿去飛“平臺使用流程/圖 來源網絡

                 “拿去飛”無人機共享平臺是廣東泰一高新技術發展有限公司旗下產品,于2017年7月7日正式面向全國。平臺試圖解決用戶對測繪無人機的投入成本高的難題,按無人機實際飛行里程收取費用。模式相對簡單,只提供測繪無人機,不提供飛手服務。

                  到了2018年,共享無人機的景區模式開始出現。據宇辰網記者了解,先是出現了一款“享飛”共享無人機平臺。享飛要打造的共享無人機平臺,是一種“C ”TO“C ”的模式。用戶在APP 下單后,專業的飛手將攜帶具備完善手續的無人機滿足為用戶拍攝一段旅游視頻,或呈現全新的觀景角度。

                  與享飛幾乎同時出現的還有一款趣飛,宇辰網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趣飛主要為用戶提供無人機觀景服務。在景區,游客們只打開APP,通過屏幕上的虛擬羅盤把視角從地面放到高空,從有限的地面平視擴展到立體高空俯瞰,同步配置景區介紹的音頻,就能輕松欣賞景區的美景,實現一場讓人身臨其境的“空中旅行”。

                  從共享無人機的第一款產品出現,到現在短短兩年的時間里,共享無人機似乎進入了“百花齊放”的狀態。但宇辰網記者發現,這么多的共享無人機,其實很多僅僅是“曇花一現”,絕大部分都沒有了“后來”。

                  今年8月份剛剛啟動的趣飛科技,近期也沒了動靜。其市場總監張先生在接受宇辰網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有很多景區來找我們談合作,但在技術上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多架飛機同時起飛的干擾問題,項目暫時擱置一下了?!?/span>

                  那么,問題來了,是時候該給共享經濟判死刑了嗎?在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曾為ofo投資人的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對媒體稱,共享經濟的風口已經過去。我國的“共享經濟”看起來已經進入離場的狀態了。


        您可能還感興趣的內容

        【招聘信息】??诎蝗R招聘高薪無人機教員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诎蝗R的原創作品,歡迎轉載,但轉載時請注明出處。

        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涉及文章的內容、版權或其他問題,請您與我方聯系,我方定及時解決問題。

        掃一掃在手機上閱讀本文章

        性开放网交友网站在线聊天_欧美性欧美巨大黑白大战_波多野结衣网站www_gogo全球专业大尺度高清人体_亚洲vs日韩vs欧美vs久久